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师约我去聊天
老师约我去聊天

老师约我去聊天

去年夏天,一个炎热的晚上,林老师约我去他家里聊天。你知道,和林老师聊天那是一种享受,我自然高高兴兴地去了。林老师穿着一身雪白的中式丝绸衣裤,手中摇着一柄杭州折扇,活脱脱一个古代江南才子复生,潇洒极了。他告诉我,师母带孩子到桂林旅游去了,家里只有他一个人,叫我随便些。他悠闲地坐在藤椅上,和我谈文学,谈历史,谈吐幽默,妙语连珠,听得我如痴如醉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谈起了我国古代的同性恋,从先秦的分桃,到两汉的断袖,从龙阳君到后庭花,从男风到相公,林林总总,蔚为壮观。我第一次知道,同性恋在中国竟有这么悠长的历史,这么丰富的文化,而且所有传之后世的同性恋佳话,都是男人和男人。我当时真是心旌摇曳,深深地沉迷了。


  忽然,林老师灼热的目光直直盯着我:「明志,你是我最喜爱的学生,为了我们共同的话题和爱好,你做一回我的龙阳君吧!我会让你享受到真正的快乐,从精神,到肉体。」我当时只觉得心慌意乱,只知道避开他火烫的目光,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!他解开裤子,露出他的阴茎。他的阴茎光洁红润,坚挺有力,又粗又长,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阴茎。我一阵头晕目眩,禁不自禁的张开嘴含住,轻轻吮吸着。林地教给我如老师又慢声细语何舔、吮、啮、咬、吸、裹、卷、绕,足足有十八种技巧,我渐渐入门了。他的阴茎象条活蛇一样在我嘴里扭动,我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。


  又过了一会儿,林老师轻轻呻吟起来:「我要射了,要……射了!」我紧紧含住他的阴茎,只觉得他的阴茎一阵抖动,随即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候咙。


  那精液好浓,好稠,带着一股辛辣气味射了我满满一嘴。我一滴不剩全喝了下去,心想就是天上的琼浆,地上的玉液,也不过如此吧。


  又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到口中的阴茎软了下来,才抬起脸来喃喃地说:「林老师,听说男人之间的同性恋都是插入肛门然后射精。你今天只是射在我嘴里,是不是嫌我底下脏?」


  林老师轻轻揽住我说:「傻孩子,老师哪是嫌你脏呀!我看你是第一次,怕你疼,所以才先口交,以后我会和你肛交的。」我说:「老师,我不怕疼,我就想让你插进我的后庭花,象古人一样享受真正的同性之乐。」


  林老师轻抚轻摸着我的脸说:「你有这份心意,老师已经很感激了。可老师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哪能像你这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一样,刚射完又能马上硬起来。乖乖地回寝室去睡觉,养足精神。明天老师好好地让你享受一回后庭之乐,保准让你欲死欲仙。乖,听话。」我恋恋不舍又无可奈何地离开林老师家,头脑空空地回到寝室,衣服也懒得脱就躺在床上,想早早地睡着。可越想睡着越睡不着,眼前总是闪现着林老师儒雅的身形和那根颀长的阴茎,嘴里一直回味着林老师精液的味道。就这样翻来覆去一直折腾到窗外发白仍无睡意,下面是硬了又软,软了又硬,内裤湿得一塌糊涂。我实在忍受不住,一骨碌爬起来,悄悄溜出寝室,一路狂奔到林老师家门口,压抑着怦怦的心跳轻轻敲了敲门。


  身穿背心短裤的林老师睡意尚未全消,看见我不由一怔。我不顾一切地冲进门去紧紧抱住他,口中几乎是在喊:「老师,我受不了,我实在受不了!我现在就要你鸡奸我,我等不到晚上!」


  林老师眼睛似乎有些湿润,他把房门关好,回身把自己的内衣脱掉。我三下五除二就剥光了自己,趴在床沿上,用手尽量掰开自己的屁股,扭过头说:「林老师,快插进来。」林老师摩挲着阴茎走到我身后。我突然感到肛门一阵刺痛,不由得哼了一声。


  只听他无限怜惜地说:「有点疼吧?」我忍住没出声,感到那根阴茎渐渐深入,他又往外一抽,我忍不住又哼了一声,自语道:「要是抹些润滑剂就好了!」林老师说:「咱们要享受人伦之乐,就不能借助外物。你再忍上一会儿,我再抽上二十几下你就不疼了。」


  说着那根阴茎在我肛门里由慢到快抽动起来。


  「果然,没过多久,我感到肛门渐渐湿润了,好像分泌出好多滑溜溜的粘液。


  那根阴茎的抽动也变得顺溜多了,大进大出,还伴着扑哧扑哧的水声。


  又过了一会儿,我感到肛门里又痒又麻,好象无数只蚂蚁窜来窜去,禁不住边扭屁股边说:「林老师,快抽,使劲,插得深点儿,再深点儿!」林老师气喘吁吁地说:「怎么样,感到快活了吧,这就是古人常说的后庭之乐。你自己摸摸肛门。」说着他把阴茎抽出去,我只听咕嗜咕嗜一阵响,一股水从肛门里流出来。我摸了一把举到眼前一瞧,粘粘的没有颜色,不像是林老师的精液。我疑惑地望着林老师。他哈哈笑道:「这是你的前列腺液。男人的前列腺只有在性冲动时才会分泌粘液。刚才我插进你的肛门,不停地刺激你的前列腺,引发了你的性兴奋,所以才有这么多粘液流出来,你快活不快活?」我连呼快活,抓住他的阴茎又插进去,这次没有一点开始时的干涩疼痛,只觉得滑溜异常,舒服极了。我有节奏地向后耸着屁股,只觉那根阴茎像鱼一样在我体内游走滑动,搔得我浑身酥痒难忍,忍不住叫道:「天老爷,快活死了,使劲捅呀!」阴茎的抽动越来越猛烈,终于听到林老师呻吟道:「心肝儿,我又要射了!」我随即感到肛门里猛的震动了几下,林老师又把精液射进了我的身体。


  【完】